老外在上海 共同战疫的日子-怪兽之谜

发表时间:2020年02月17日 01:22:11内容来源:老外在上海 共同战疫的日子

来自:老外在上海 共同战疫的日子文章地址:http://dnf.voicesofsttammany.com/faith/0214507.html

老外在上海 共同战疫的日子

“韩国街”周边在不到2平方公里的该区域内,据不完全估算居住着近万名韩国侨民。近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虹桥镇“韩国街”。街上行人稀少,大多数商户仍然大门紧闭,只有少部分韩国超市及餐厅提供服务。

自助互助与此同时,随着疫情的持续发酵,许多韩侨也开始展开了自助与互助行动。在上海“韩国街”内从事韩国料理的商户组成的“韩国外食业协会上海分会”向旗下餐厅发出倡议,部分具备条件的韩侨餐厅在自愿原则下,为韩国侨民提供餐饮服务,且不加收服务费用。谈起这一倡议的初衷,该协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多数韩侨只身一人受公司派遣赴华工作,家中并不具备自行开伙的条件。

改变生活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的《上海统计年鉴2018》,截至2017年底,上海全市在沪外国常住人口163363人,日本、美国、韩国、德国、澳大利亚占在沪外国常住人口前五位。其中,韩国国籍常住人口为20823人,连续多年排名前三位。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持续,不仅改变了许多普通居民的生活,同时也改变了许多旅居上海的外国侨民的生活节奏。

玛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被允许在家里办公,只有不得已要用公司电脑的时候,才会去办公室。”

纪尧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一个月,他每天都会出门遛弯,拍很多照片。“我太享受这座安静的城市了。”纪尧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样的机会也非常难得,以往的外滩都是人山人海,现在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这种感觉有点奢侈。”

在韩国餐厅、商场与培训机构密集、被称为韩国街的“地标建筑”的井亭首尔广场商业楼前,第一财经记者看到由闵行区人民政府张贴的通告,要求包括从韩国在内的外地返沪人员,一律进行14天隔离,并实施封闭式管理。现场的一位保安也透露,目前该商场建议,除部分为生活必需服务的商户外,尽量还是暂缓复工;且进入商场前,需要测量体温。

张昌民表示,在疫情大规模扩散后,没过几天,街道和派出所方面就通过上海韩国商会等韩侨组织,发布了韩文版的疫情防控措施信息,并与韩国驻沪领馆等机构合作,共同发行了载有发热门诊地址及就诊指南的韩文版手册。

在一家尚在营业的韩国超市K-Mart,有多名韩侨在购买韩国食品。一位购物的韩侨向记者表示,他计划购买一批韩国速食后,这几天就“不出门”了,在家里“自我隔离”,并等待复工。该超市的经理也表示,自从疫情开始呈现上升的1月底开始,该超市的方便类食品销量同比增长超过440%,且目前由于中韩间航班减少,备货方面颇感吃力。

上海韩国商会副会长金龙德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疫情大规模暴发后的第一时间,上海闵行区政府、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局及其他有关机构主动联系了韩国商会,并就如何向韩侨及时发布信息进行了频繁的沟通,共同做好疫情期间的各种防护工作。

上海韩侨媒体《Shanghai Journal》副总编朴胜浩表示,目前中国国内的物资短缺,他们倡议韩侨群体尽量不给忙碌于抗击疫情的中国“添麻烦”, 强烈建议韩侨从韩国本土准备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发挥“自助”与“互助”精神,携手共同解决问题。

在上海居住十余年的韩侨张昌民(音译),目前在一家韩国大型贸易企业的驻沪代表处工作。他多年来居住在上海闵行区虹桥镇的“韩国街”周边。在他看来,即便是“曾经见过风风雨雨”的他,目前的疫情也仍然让他“发懵”。

“我在家里每天都和全球的团队通过电话沟通工作,影响不大。”史蒂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公司的员工大部分已经回来了,只有20%的员工仍然受影响。”

韩国高丽大学的上海校友会近日也在其所在群组内发布通知,经过学校总部与校友工作的韩国本土口罩企业协调,向居住在上海的该校校友免费提供10个口罩,而该校校友会负责人李忠明还承担了将口罩从韩国带回中国的费用。

玛丽和史蒂芬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相信中国政府能够处理好这场危机,并且表示,只要有一个开放透明的城市治理环境,自己仍会选择留在中国、留在上海。

张昌民指着空空荡荡的“韩国街”,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便是在韩企的艰难时刻,上海的韩国街都没有这么空旷过。这也让在上海生活多年的他心里不是滋味。

由上海市新闻办及外事办联合主办的上海对外信息服务热线962288,也成为在沪韩侨温暖的“温情一刻”。张昌民表示,他的一个韩侨朋友恰巧遇到身体不适,根据规定应当向居委会进行报备后前往定点医院,而拨打了该热线以后,接线员不厌其烦地向其介绍居委会联系方式及医院的具体位置,这也让处于恐慌中的韩侨感受到温暖。

老外在上海 共同战疫的日子

不过也有一些外国人表示自己的生活并没有被疫情打乱。法国人纪尧姆是一位创业者,平日工作节奏相对自由,他在上海还经营着一家自己的骨科诊所。

张昌民所在的公司是具有资质的贸易企业。在积极协助中国有关机构及电商企业在韩国购入口罩的同时,他还分别向公司所在的区疾控中心及韩国商会赠送了1万个口罩,以帮助本地居民有效抗击疫情。

已在962288热线工作了9年的首席服务代表完颜绍铧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近几天的统计显示,外籍人士咨询最多的还是口罩问题,由此还附带了所属居委会的查询。“我们不仅要帮外籍人士查到住址所属的居委会,我们还会电话确认,这个小区是不是在这个居委会的管辖范围内。”

她的公司在办公楼的18层,但是她选择走楼梯。“我看到钟南山院士说乘坐电梯容易增加感染风险,所以宁可走楼梯。”玛丽说,“再说我的健身房也关门了,正好乘机锻炼身体。”

“上海温情”事实上,虽然疫情对于韩国侨民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多名韩国侨民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正是上海的高效应对与智慧防疫措施,让他们在疫情中也感受到些许“家的温暖”。

根据上海韩国商会方面掌握的数据,闵行区由于距离市区及商务区较近,且早期形成的“韩国街”位于闵行,因此也成为上海韩侨最密集的区域之一。

此外,一些韩侨也在积极组织力量,帮助中国能够早日走出难关。在“韩国街”居住4年的“韩国宝妈”罗志娜,近日自愿申请帮助相关组织发放口罩,并协助发动韩侨进行防疫物资的互助。

德国人史蒂芬在一家消费品公司担任高管。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现在尽可能地避免去公司上班,避免去人多的地方。

此外,由在沪的韩系培训机构组成的上海韩国教育培训机构联合会方面也发布通知,将推迟复课时间,以保证青少年的健康。

事实上,“空荡荡”成为疫情期间在上海的老外们的最直接感受;而“不是滋味”,也代表了他们热爱上海的心声。

已经在上海生活了快4年的法国人玛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过去一个月,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没有出门。玛丽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法国学校也停课了,她需要和丈夫轮流在家里照顾孩子。

曾在上海华东师大留学、目前在韩国汉阳大学担任特聘教授的禹守根,在听闻中国国内缺乏疫情防护物资后,第一时间在韩国的赴华留学生群体及韩国民众中发起筹款倡议,在短短两天内向中方转交了善款。他还在韩国国内多次提出,韩国中央政府和各地地方政府应当积极向中国的友好城市捐赠物资,以帮助中国尽快渡过难关。